爱家股票学习网

股票作手回忆录 操盘手的圣经 第十八章 投机客的勇气就是有信心根据自己的决定行动

  第十八章 投机客的勇气就是有信心根据自己的决定行动

  在华尔街上,历史总是一再重复。你还记得我告诉过你一个故事吗?那个故事说我在史崔顿轧空玉米时,如何回补我的空头头寸。噢,有一次,我在股票市场上用过几乎相同的手法。

  这支股票是热带贸易公司( Tropical Trading) 。我做多和放空这支股票都赚过钱。

投机客

  这支股票总是交易很热络,是爱冒险的交易者最爱的股票。报纸一再指责内线集团,说他们比较关心股价的波动,比较不鼓励长期投资这支股票。有一天,我认识的一位最能干的营业员说,即使是丹尼尔•朱鲁(Daniel

Drew ) 在伊利公司( E由) 这支股票上,或哈夫梅尔在美国糖业公司股票上,都没有像热带贸易公司总裁穆立根(Mulligan) 和他那帮朋友那样,发展出这么完美的方法,从热带贸易公司股票的市场中,榨取这么多的利润。

  他们经常鼓励空头放空热带贸易,然后有效率而彻底地把空头轧得死去活来。空头对于这种轧空过程的感觉,不会比被水压机压下来时感觉到的恐惧更少,他们也丝毫不装模作样。当然的确也有一些人说,在热带贸易股

的交易历史中,会经常发生一些声名狼藉的事件。

  但是我敢说,这些批评者都曾经被轧空轧得很苦。场内交易员既然这么常常碰到内线人士的作弊手法,为什么要继续玩这种游戏?噢,至少有一个原因,他们喜欢热络的交易。在热带贸易股上,的确可以找到这种热络状况

,没有价格长期不动的问题。不必询问或说明理由,不必浪费时间,不必紧张兮兮,耐心等待内幕消息预告的价格波动开始。

  除非空头头寸大到足以便股票变得很稀少、很有价值之外,总是有够多的股票在周转。这是每一分钟都会浴火重生的股票!这件事情发生在一段时间之前,当时我像平常一样,到佛罗里达州避寒。我忙着钓鱼,过着愉快的

日子,除了隔几天收到一包报纸之外,完全不想有关市场的事情。有一天早上,一周来两次的邮件送来, 我看看股票报价,发现热带贸易的价格是155美元。我想上次我看到这支股票的报价时,大约是140美元。

  我认为我们即将进入空头市场,我正在等待时机,准备放空股票。但是我没有必要匆匆忙忙。这就是我来钓鱼,不理会盘势的原因。我知道真正的时机,来临时,我一定会回去。同时不管我做什么或不做什么,一定都不

会使事情略微加速进行.

  根据我那天早上收到的报纸来看,热带贸易的行为是市场中的异数。这件事情使我看淡大势的看法具体化,因为我想到在大盘步履蹒跚的时候,内线人士去拉抬热带贸易的股价,实在是愚蠢之至。有的时候,榨取利润的

过程必须暂停下来。在交易者的估算中,不正常的事情很少是他们喜欢的因素,在我看来,拉抬这支股票是重大的错误。没有一个人能够犯这么重大的错误,却不遭到惩罚,在股票市场中绝不是这样。

  我看完报纸之后,回头去钓鱼,但是我不断思考热带贸易的内线集团有什么打算。想到他们一定会失败,就像一个人没有带降落伞,从20层楼的屋顶跳下来,一定会粉身碎骨一样。别的事情我都不能想,最后我放弃钓鱼

的尝试,拍了一封电报给我的经纪商,以市价卖出2,000股热带贸易。做了这件事之后,我才能够回头去钓鱼。我的成绩很好。那天下午,我从特别信差手上收到回来的电报。我的经纪商回报说,他们已经用153美元的价格,

卖出2,000股热带贸易。

  到现在为止,一切都很顺利。我在下跌的市场中放空,这种事本来就应该是这样做。但是我再也不能够钓鱼了。我离开报价看板太远了,我发现这一点时,是因为我开始考虑所有的理由,以便解释热带贸易为什么应该随

着大盘一起下跌,而不是在内线炒作下上涨的原因?因此我离开钓鱼营地,回到棕榈滩,也就是回到有直通电话连接纽约的地方。我一到棕榈滩,看到错误的内线集团仍然在继续尝试,我就放空,让他们买进了第二笔2,000股

热带贸易。回报单来了之后,我又放空2,000股。市场的表现非常完美。也就是说,在我的卖压下股价下跌了。

  一切都让我满意,我走出门去庆祝。但是我并不高兴,我愈想自己没有放空更多的股票,就觉得愈不高兴。所以我又回到证券商那里,再卖出2,000股。我只有在卖出这支股票时,才觉得快乐。没有多久,我就放空了1万

股,然后我决定回到纽约。我现在有事情要做了。钓鱼可以留待以后再说.

  一到达纽约,我就努力了解这家公司的业务状况,包括实际的情形和未来展望。我了解的事情强化了我的信念,确定内线集团的作法不只是鲁莽而己,比这样还糟糕,居然在大盘走势或公司盈余不能支撑的时候拉抬股价

。这种涨势虽然不合理,而且时机不对,却在一般投资大众中,形成了若干跟风的买进,这点毫无疑问地鼓励了内线集团,让他们继续采取那种不聪明的战术。因此我放空更多股票,内线集团停止了愚蠢的作法,所以我根据

自己的交易方法,一而再,再而三的测试,最后我一共放空3万股热带贸易公司,这时价格变成133美元。

  有人警告过我,说热带贸易内线集团知道每一张股票在华尔街的确实下落,而且精确地知道放空头寸的大小和谁在放空,也知道其他具有战术重要性的事实。他们很能干,而且是精明的交易者。总而言之,和这种组合对

作很危险。但是事实就是事实,而且最有力的盟友就是大势。当然,从153一直跌到133时,空头头寸增加了,在回档时买进的一般大众像平常一样,开始宣称:这支股票在153以上时,就被人认为是很好的买进标的,现在下跌

了20点,一定是更好的买进标的。

  同样的股票,同样的股利率,同样的经营阶层,同样的业务,真是难得的便宜货!大众的买盘减少了流通在外的供应,内线人士知道很多场内营业员放空这支股票,认为轧空的时机来临了,就巧妙地把价格拉抬到150美元

  我敢说有很多人回补,但是我安坐如山,我何必不安心呢?内线人士可能知道还有一笔3万股没有回补,但是这样有什么理由让我害怕?促使我开始在153 美元放空,而且一路放空到133 美元的原因,不但仍然存在,而且变

得比以前更强而有力了。内线人士可能希望迫使我回补,但是他们举不出任何有说服力的原因。基本面正在替我作战。要无忧无惧和很有耐心并不困难。投机客必须对自己和自己的判断有信心。纽约棉花交易所前任主席,名

著〈投机艺术) ( Speculation 缸a Fine Art)的名作家、己故的狄克森•华慈( Dickson G . Watts) 说过: 投机客的勇气只是有信心根据自己的决定行动。在我来说,我不可能害怕自己错误,因为除非事实证明我错了,我从

来不认为自己错误。事实上,除非我好好利用自己的经验,否则我不会安心。在某一段时间里,市场不见得会证明我错误,只有涨势或跌势的特性,能够替我判断我的头寸正确或错误。我只能靠我的知识获胜。

  如果我失败了,一定是我自己的错误造成的。从133涨到150美元的涨势当中,没有任何特性能够吓唬我,叫我回补,不久,这支股票就像我预期的一样,再度开始下跌。

  跌破140美元后,内线集团才开始撑盘。他们用大量跟这支股票有关的利多谣言,配合他们的买盘。我们听说这家公司赚了相当惊人的利润,盈余足以使公司提高固定的股利率,而且据说空头头寸相当庞大,"世纪轧空"即

将打击一般的空头,一位放空过头又过头的作手更会遭到严重打击。在他们把股价拉抬10点时,我没有办法告诉你,我听到的一切谣言多到什么程度。对我来说,这番炒作似乎并不特别危险,但是在股价碰到149时,我认定让

华尔街把所有利多声明当成真的,到处流传,对我来说,并不是很适当的事情。

  当然,我或者任何一位外人所说的话,不会让任何惊慌的空头相信,也不会让号子里靠着听来的内幕消息买卖、容易受骗的顾客相信。最有效的反击之道是大盘才能叙述的事实,而且只有大盘能够这样叙述。大家会相信

大盘,不会相信任何活人所说的声明,更不会相信一位放空3万股的空头所说的话,所以我利用史崔顿轧空玉米时我所采用的同样方法,就是卖出燕麦,使交易者看空玉米,这又是经验和记忆在发挥作用。

  内线集团拉抬热带贸易的股价,想要吓唬空头时,我并没有用卖出这支股票的方式,设法阻止涨势。我已经放空了3万股,在流通在外的股数当中,已经占了很大的比率,再放空下去就不明智了。他们这么热心地设好圈套

,等我把头伸进去,--第二次反弹的确是很急切的邀请,我不打算自投罗网。热带贸易碰到149时,我所做的事情是卖出大约1万股赤道商业公司。这家公司持有热带贸易的大笔股权。

  赤道商业的股性没有热带贸易那么活络,这支股票果然如我所料,在我的卖压下大跌,我的目的当然达成了。交易者---还有号子里听信热带贸易多头消息横行无阻的顾客看到在热带贸易上涨的同时,赤道商业却出现庞大

的卖压,股价大跌,他们自然而然地,断定热带贸易股票强势上涨只是烟幕,是炒作出来的涨势,目的很显然是要让内线人士出脱赤道商业的股票,而赤道商业是热带贸易公司的最大股东。

  这种大量一定是赤道商业内线人士持有的股票,因为没有任何一个外人,会想到在热带贸易股价走势强劲无比的这个时候,放空这么多股票。因此他们卖出热带贸易,阻止了热带贸易的涨势,内线集团根本不愿意承接所

有抢着卖出的股票,内线集团一停止撑盘,热带贸易的股价就下跌。交易者和主要的号子现在也卖出一些赤道商业的股票,我回补自己在赤道商业的空头头寸,得到小笔利润.我卖出这支股票不是要从中赚钱,而是要阻止热带

贸易的涨势。

  热带贸易的内线集团和他们努力不懈的公关人员,一再在华尔街上,散布各式各样的利多题材,设法拉抬股价。每次他们这样做,我就放空赤道商业,并且在赤道商业回档、拉下热带贸易的股价时,就回补赤道商业的空

头头寸。这样杀了炒作集团的威风。热带贸易的股价最后跌到125点。放空的头寸的确增加到非常大,使内线人士能够把股价往上拉抬20到25美元,因为空头头寸过于庞大,这次的涨势很合理,但是我虽然预测到这次反弹,却

没有回补,我不希望失去自己的头寸.

  在赤道商业能够配合热带贸易的涨势,同步上涨之前,我又大量放空赤道商业,结果跟平常一样,戳破了有关热带贸易的利多消息一一在这支股票最近惊人的涨势之后,多头消息又十分横行。

  这时大盘已经变得相当疲软。就像我前面说的一样,我是因为相信我们已经进入空头市场,才促使我在佛罗里达州的钓鱼营地中,开始放空热贸易。

  我也放空相当多其他的股票,但是热贸易是我的最爱.

  最后,整体大势变的太沉重,让内线集团无法抗拒,热带贸易暴跌。多年来第一次跌破120美元,接着又跌破110美元,然后跌破面值,可是我仍然没有回补。

  有一天整个市场极为疲软。热带贸易跌破90美元,我根据和过去相同的理由,混乱中回补!我有机可乘--交易量很大、行情疲软、卖盘远远超过买盘。我可以告诉你,即使这样说,可能变成无聊的吹嘘自己聪明,但是我还

是要说:我几乎是在跌势中的最低点,回补自己的3万股热带贸易。不过我没有想到一定要在底部回补,而是想把自己的账面利润变成现金,却在转换过程中,不至于丧失太多利润。

  整个过程中,我稳如泰山,因为我知道自己的头寸正确。我没有对抗市场趋势或违背基本形势,而是做正好相反的事情,就是这些原因,使我这么肯定过度自信的内线集团会失败。他们想做其他人以前尝试过的事情,这

样做总是会失败。即使我跟任何人一样,明白惯有的反弹即将来临,也不能吓唬我。我知道只要我坚持到底,最后的结果会远比设法回补,然后在比较高的价钱再度放空好多了。我坚持自己觉得正确的头寸,赚了100万美元以

上。

  我这样并不是受惠于第六感,也不是受惠于高明的解盘技巧或愚勇。
  这是我对自己的判断有信心得到的好处,而不是靠着自己的聪明或虚荣心得到利润.

  知识就是力量,力量不必害怕谎言--即使这个谎言是印在报价纸带上,也很快就会取消。

  一年后,热带贸易再度涨到150美元,而且在这个价位盘整了几星期,整个市场因为持续不断的上涨,已经到了应该大幅回档的时候,当时市场不再是多头市场。

  我知道这点,因为我测试过市场。热带贸易所属的集团碰到很不好的营业状况,我看不出有什么原因、靠什么方法,能够协助他们的股票上涨,即使大盘即将上涨也是一样,何况大盘并没有要上涨的迹象。所以我开始放

空热带贸易,打算一共放空1万股。我的卖盘造成股价下跌。我看不出有任何支撑。接着突然间,买盘的性质改变了。我跟你保证说支撑出现时我看得出来,不是想证明自己是怪才。我突然想到,这支股票的内线集团在大盘下

跌时,开始买进这支股票,其中必有蹊跷。而他们这些人根本不觉得有什么道德义务,要维持这支股票的价格。

  他们不是无知的蠢才,也不是大善人,更不是想拉抬价格,好在柜台上多卖一些股票的承销银行家。虽然我和其他人放空,这支股票的价格还是上涨。

  我在153美元时,回补了1万股的空头头寸,到了156美元时,我确实翻空为多,因为这时盘势告诉我,阻力最小的路线是往上走。我看淡整个大盘,但是我面对的是一支股票的交易状况,而不是面对一般的投机理论。这支

股票的价格飞扬飘涨,到200美元以上,是这一年最轰动的股票,广播和印刷媒体报导说:我被轧空损失了800万或900万美元。事实上,我不但没有放空,而是一路向上做多。

  实际上,我持有的时间还稍微久了一点,以至于让我一些账面利润飞走。
你想知道我为什么这样吗?因为我认为如果我是热带贸易内线集团的人,我自然地会做我所做的事情。但是这种事情我不必去想,因为我的事业是交易一一也就是遵循眼前的事实,而不是遵循我认为别人应当会做的事情。(爱

股票学习网)

赞 ()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