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家股票学习网

消费无小事 读书看报也能拉动经济增长

  一个人的消费,就是另一个人的收入。

  近年来,消费这驾马车超过投资和外贸,成为拉动我国经济增长的第一动力。在4月17日国新办举行的2019年一季度国民经济运行情况新闻发布会上,国家统计局国民经济综合统计司司长毛盛勇说,一季度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97790亿元,同比增长8.3%。中国经济导报记者注意到,在全国居民人均消费支出中,教育文化娱乐消费增速最快,较上年增长20.6%。而在3月14日国家统计局发布的1~2月份消费数据中提到,书报杂志类商品消费同比增长33.9%,增速比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快25.7%。“书”成为升级类消费新宠,颇有些“书中自有黄金屋”的意味。

  做“更好的自己”推动文化类消费快速增长

  改革开放之初,邓小平同志指出,我们要建设的社会主义国家,不但要有高度的物质文明,而且要有高度的精神文明,确定了“两手抓、两手都要硬”的战略方针。如今,精神文明建设不仅潜移默化地提升着国人的整体素质,而且这只“看不见的手”已然成为经济增长的重要力量。今年1月份,国家统计局局长宁吉喆在介绍2018年国民经济运行情况时指出,2018年,国内旅游人数和旅游收入都增长10%以上,电影总票房突破600亿元,增长将近10%,文化消费、信息消费、教育培训消费等都在迅速增长。

  为什么人们越来越愿意为“精神食粮”掏钱?这与“恩格尔系数”有关:2017年全国居民的恩格尔系数(居民消费支出中用于食品烟酒的支出占整个消费支出的比重)为29.3%,首次低于30%,进入了联合国划分的20%~30%的富足区间。2018年,我国居民的恩格尔系数继续走低,为28.4%。而在1978年,中国城镇居民家庭的恩格尔系数为57.5%。有专家表示,恩格尔系数的持续下降与我国经济从高速发展迈向高质量发展相匹配。在中国经济稳健发展、居民可支配收入不断增加的背景下,人们的消费理念和消费结构正在发生巨大的变化——要做“更好的自己”,那些满足美好生活需要的商品和服务越来越受欢迎。而相比旅游、健身、看电影等自我提升的方式,读书的成本最低,受时间、场地的限制更少,图书的获取渠道也更加方便快捷,因此,该书自然成为人们的“心头好”。

  中国经济导报记者就此采访了国家发展改革委社会发展研究所潘华博士,他认为,从中央政策走向来看,科教兴国等国家战略的提出,对人们的消费行为产生了重要影响,书报杂志类消费增速快,从一个侧面表明,我国学习型社会正在形成。

  日益激烈的竞争环境催热书市

  延边出版社编辑刘春红向中国经济导报记者介绍说,最近几年,教育类出版物层出不穷,涵盖各个年龄段、包罗诸多专业的教育类书籍均有良好的市场销量。同时,市场越来越细化,例如儿童读物,按照年龄甚至是月龄划分为婴儿、幼儿、少儿、青少年等,以内容分类则有故事类、益智类、玄幻类等。此外,教辅类产品持续火爆,特别是针对某个地区的定制类教辅书籍很受欢迎。

  2016年参加工作的小杨则告诉中国经济导报记者,不断“充电”才能应对日益激烈的市场竞争。小杨说,尽管她所在的是一家服务公司,但2018年以来,她发现公司同事在工作之余看书的越来越多,“不抓紧时间看几本书,都没办法和同事交流,更谈不上专业知识的更新和自我提升”。小杨还向记者展示了她手机里“学习强国”等APP,每天看书、浏览学习类APP已经成为她的“消遣方式”。

  人们之所以越来越“爱读书”,的确也是形势使然。潘华分析,从时代背景看,劳动力市场竞争加剧,市场化程度越来越高,要求人们必须通过不断学习来提升人力资本质量,从而提高自身的市场竞争力。当前,人工智能对就业的影响正在显性化,更加剧了人们对自身职业前景的担忧。他说,今年,国家在职业教育方面有很多大手笔,就是要通过提高国民尤其是劳动者的职业技能素养和质量,来应对日益激烈的国际竞争。

  为知识买单带来巨大盈利空间

  需求是最好的催化剂。与线上销售的火爆相似,越来越多的实体书店凭借“高颜值”成为打卡圣地和“发圈必备”,人们的生活和书店发生着各种交集:买一本装帧精美的新书赠送友人,朋友相约一起到书店听讲座,逛街累了到书店买杯咖啡稍事休息……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导报记者,尽管网络阅读习惯日渐养成,但随着消费者知识结构、消费习惯的升级,传统出版行业和书店也在进行产业转型,“书店+咖啡”、“书店+住宿”等创新模式不断涌现,书店从单一的“卖书的”,变成了集书籍、文化用品、休闲等多功能于一体的综合服务空间,给书报等文化产品的盈利带来了无限可能。

  当然,知识是有“价”的。京开研究院在去年底发布的图书市场年度报告显示,2018年我国新书均价已达68.5元,平均定价同比达110.5%,特别是童书定价相比2016年涨幅17.8%,成为三年以来定价涨幅最大的品类。

  与汽车、房地产等动辄十几万、上百万的消费相比,图书确属“蝇头小利”。但作为快速消费品,其更新迭代的速度很快,如果一个人三五天读完一本书,那么一年时间里对于图书的需求量就有近百本,而读书是贯穿一生的行为,“细水长流”所带来的利润空间无疑是巨大的。

  随着消费结构升级趋势加快,越来越多的消费者跨入中产阶层,愿意为个人品质提升买单,图书市场消费升级所潜藏的商机就呈排山倒海之势滚滚而来了。博思数据研究中心发布的数据表明,2018年上半年,我国书报杂志类商品零售达531.4亿元。主营图书业务的当当网董事长俞渝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当当网已持续5年盈利,2017年净利润3亿元,增长260%;2018年,销售额118亿元,净利润4.25亿元,增长34.9%。

  消费是整个商业社会的驱动力。恒大集团首席经济学家任泽平认为,中国经济正步入消费主导的新发展阶段,一个孕育重大机遇的消费时代正扑面而来。不过,也有观点认为,此番书报杂志类消费的亮眼表现,并不足以说明问题,如果同期比较,2018年1~2月书报杂志类消费增长为负,而消费最终还是要与收入挂钩的,如果“篮子里的鸡蛋”就那么多,短时间的异军突起,也不过是此消彼长的现象。比起2018年引发“消费升级还是降级”论战的榨菜和方便面,“书”这匹黑马要跑赢消费大战,时日尚远。

(文章来源:中国发展网)

赞 ()
分享到:更多 ()

相关推荐